最新法总收入排名告诉你,什么样的法务最值钱

发布日期:2021-06-24
阅读量:561

“从业1年,比律所实习的同学高一点;从业5年,比律所执业的同学低一点。”

这是一个关于企业法务与律师之间工资对比的段子。

那么,10年以上的资深法务,收入又是什么水平?

不久前,法律媒体ALM的一份“财富1000强”法务总监的薪酬报告出炉。结果显示,知名企业的法总,薪酬明显高过一些头部律所的高级合伙人。

这些法总有怎样的背景?什么让他们赚得高薪?


0db9a1b391f8474bf222e509652d8ed.png

收入排行前十中,男性8人,女性2人。


他们平均担任法总的时长为9.7年。前三名的情况如下:

ce25f8282060e79cddc8f26ff1b3b3a.png

位列榜首的是迪士尼的艾伦·布雷弗曼。2003年起,他开始担任公司的执行副总裁兼法总。

他领导的法务部负责全世界迪士尼的法律事务,以高效的知识产权维权著称,被称为“西半球最强法务部”。

去年,他获得了800万美元的现金收入。


ba1a3d217d4f81364dcb340b895f942.png

第2名是摩根士丹利的埃里克·格罗斯曼。他于2006年加入公司,并开始担任全球法律顾问主管。

目前他负责这家国际金融服务机构的全球诉讼、财富管理等事务。去年,他有694万美元的现金收入。

35508472fae81107a968230c8cdaccb.png

第3名是福克斯公司的董奉亭,他是一名越南裔美国人。2018年,他担任公司的首席法律和政策官,负责所有法律、合规与监管事务。

去年,他有600万美元的现金收入。

前十名的平均工资为544.2万,看上去并不比那些华尔街顶尖律所的合伙人高。

不过,法总们的收入可远不止这些!

例如,排名第一的布雷弗曼,如果算上500万股票和期权激励,总额达到1310万美元,约合人民币8300多万;

第5名西维斯(CVS Health)公司的法总,股票+期权激励高达1700多万美元,比他的现金收入高出3倍多。

初步来看,影响法务主管收入高低的,是公司发展带来的那部分变现红利。


b15e5486cd33525a43b189a95fee7c9.png

哪些企业和行业,更容易产生高薪法总?

据统计,前十名所在的企业,全球人数至少在9000以上,并且都是创收百亿以上的上市公司。

规模最大的是名叫西维斯的医药保健公司,员工人数30万,去年创收2687亿美元。

单就榜单的情况看,公司越大,越有“钱途”。

上榜的公司类型大致有这么几类:金融、传媒、科技、医药。这几个领域,都是我们通常所说的“多金”行业。

金融:这类企业是前十名中最多的。金融业法务的高收入,与这一行业的严监管有关。

因此,善于把握监管动向,经常和监管部门打交道,是这类法务含金量高的主要原因。

传媒:近几年,全球传媒业的并购潮,让传媒企业的法总赚得盆满钵满,在收入排行的前5中占了3席。

这类公司通常要法务理解公司发展战略,在全球并购重组中扮演关键角色。

科技:这几年全球科技巨头的势头也很迅猛,但前十名中却只有微软。

原因在于,互联网科技企业中,股权激励可能才是大头。国内互联网大厂的情况也比较类似,职级越高,股权占收入的比重也越大。

医药:2020年的疫情让全球医药健康行业站上了风口。同时,这一行业的监管极为严格,

技术门槛也高,因此对法务人员的要求很高。这类企业自然为法总开出了高工资。

高收入背后,意味着更大的能力与责任。

给那些会法律、善沟通、懂战略的法总开出具有诱惑力的薪资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
16c56aecb69ee22ae5b900b087629bf.png

平台与行业固然重要,那个人呢?

扒完这10位的经历之后,我们发现了他们身上的一些共同特征:

1、100%毕业于名校法学院

身为名企的法总,知名法学院当然是标配。他们当中2人曾就读于哈佛大学,5人毕业于“常春藤盟校”。

名校背景为他们在法律行业深耕打下了坚实基础。

2、100%拥有律所执业经历

美国企业中,In-house的专业水准与外部律师无异,且一般都有律师资格。

这10人全都曾在律所工作,一些还担任过知名律所的首席合伙人。律师的执业经历让他们更熟悉法律实务,也能充分了解外部律师的视角。

3、100%不只是法务负责人


924d3572a81216a12d4e74b0cb8db1f.png

法总做到一定阶段,仅从法律层面为业务提供支持远远不够。这10位不仅是法务负责人,还是CEO、副总裁、公司秘书等高管。

进入核心管理层,让他们在企业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,也是高薪的主要因素。

7f539fc2059dacb58de96914c5af0b2.png

我们看到,“法律之外”的那部分能力,是法总“值钱”的关键。

但现实是,许多资深法务,自我发展面临瓶颈,部门定位无法提升,难以成为高管信赖的左膀右臂。

那些在2020年获得“天价回报”的企业法总,至少能提供以下启示:

1、法务人员的职业发展要和企业经营、行业趋势相挂钩,不仅要精通法律,更要具备业务素养与战略眼光;

2、除做好法律事务与风险管理外,提高领导力与管理能力,积极参与公司核心决策,是突破职业瓶颈的有效路径;

3、面对内外沟通、团队构建、部门转型等一系列挑战,方法之一是自己去“悟”。

但这意味着大量的时间成本投入,效果也因人而异;方法之二,是适当借助他山之石,让你的能力得到质的飞跃。

如果你是一名法务负责人,渴望突破瓶颈,提升核心竞争力,借力实现升级,不妨考虑一下这门为中国法总量身打造的国际化课程!